中国足球寒冬:资本为什么不想玩了?
2022-08-15 14:35:19

今年,是受疫情冲击的第三个赛季,中国足球依然在寒冬里挣扎。

赛季开始前,中超的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就退出中超并且解散了球队。而另一支中超队伍武汉长江则在中超第二阶段开始前公开表示不接受中国足协的相关欠薪纠纷的部分仲裁结果。最终,中国足协自己打脸,再度暂缓执行武汉长江的转会禁令,武汉长江如愿继续安排完整阵容参加中超联赛。

理应为重庆足球下跪的,绝对不该是张外龙

投不动了或投寒心了,资本就会产生去意

武汉长江的公开反对中国足协仲裁决议,媒体报道中还提到其以退出相威胁。

武汉长江破釜沉舟的态度以及各级职业联赛大面积欠薪,显示资本已经无力支撑后金元时代的中国足球:或是已有去意,如武汉长江的股东卓尔等;或是去意已决,如重庆两江竞技的股东当代集团、广州城的股东富力集团;或是还在犹豫,选择退出时机的,如广州的股东恒大集团……

从2004年中超元年至今,中超联赛已经进入第19个赛季。共有35家俱乐部参加或参加过中超联赛,消亡的队伍有16家,中超俱乐部“阵亡”比例高达45.71%,仅有北京国安、山东泰山、上海申花、天津津门虎4家俱乐部打满了中超19个赛季。

这35家俱乐部中,已经消亡的有:北京橙丰、成都天诚、重庆两江竞技、大连实德、贵州、江苏、辽宁、青岛、上海联城、上海申鑫、绍兴柯桥越甲、四川冠城、武汉光谷、厦门蓝狮、天津天海、延边富德。其中大连实德(前身为大连万达)、江苏(江苏苏宁)都曾经获得过甲A或中超冠军,曾经的“十冠王”辽宁队则是职业化开始前国内足球霸主。

著名的Jack马对员工离职的理由进行了这样解释:员工为什么会离职?一是钱,没给够;二是心,受委屈了。总之一句话,干得不爽!用在足球界的资本抽离现象上一样:投资投得不爽,或是投不动了,或是投心寒了,三十六计走为上。

甲A和中超的部分“消亡者”

其实,从1994年职业联赛登台开始,就不停有资本进出。1994年到2015年的21年期间,发生在中国足球俱乐部身上的转让事件接近200队次,其中前10年的甲A和甲B期间,发生的转让、迁移、解散、破产等行为多达127队次,同一支球队甚至出现过四易其主的情况。因此,中国足协2016年10月31日印发《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足球俱乐部转让规定》禁止职业俱乐部跨省转让。

后金元时代,很多资本扛不动足球了

尽管在2011年到2019年的金元时代,恒大为首的房地产企业引领了一波足球高潮。但是,高潮退去,中国足球露出了苍白的底色。

夺冠就是终点,苏宁2020赛季问鼎中超,然后就没了

从1994年职业联赛开幕肇始,以甲A和中超为主要标志,中国足球已经经历了两次高潮期和两次低谷期。1994年到2002年,是第一个高潮期,职业甲A起步点燃了球市,国家队晋级2002年韩日世界杯决赛圈;2003年到2010年是第一个低谷期,百事可乐中止冠名赞助,“G7逼宫造反”,2005赛季中超“裸奔”,国家队连续在世预赛小组赛阶段被淘汰;2011年到2019年是第二个高潮期,恒大为首的房地产企业重金打造俱乐部,带动职业俱乐部投入整体上台阶上规模,恒大两度问鼎亚冠,国家队终于打进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预赛的十二强赛。2020年开始,中国足球进入第二个低谷期,现在正处于第二次低谷期的开始阶段,“烧钱运动”退潮,2020年中超冠军江苏苏宁夺冠后不久退出联赛解散,2021年中超中甲大面积欠薪。

引领了中超金元足球潮流的恒大、华夏幸福、富力,都是房地产企业。现在房地产行业整体不景气,各家企业都在苦苦挣扎,已经无力维持足球投资。疫情三年,房地产之外的行业大多也举步维艰,不少企业维持主业都已经勉为其难,很难再兼顾没有盈利能力的足球。

本赛季的中超18家俱乐部中,竟然只有7家(山东泰山、上海海港、河南嵩山龙门、武汉三镇、梅州客家、浙江、成都蓉城)没有欠薪,其余过半参赛俱乐部都是“老赖”。中超欠薪俱乐部比例高达61.11%!。

小Snipaste_2022-02-10_21-30-00.jpg

为了一个特谢拉,苏宁得卖多少台电视机?

法不责众,联赛管理方中国足协和运营者中足联筹备组对于因为欠薪而明显“不达标”的俱乐部都放行准入2022赛季,甚至还为没有解决欠薪历史问题的武汉长江、重庆两江竞技、淄博蹴鞠三家俱乐部延缓执行禁止注册新球员。中国足协不仅推翻了自己制定的规则,还纵容俱乐部欠薪这样的不正之风,也埋下了事态激化的祸根。重庆两江竞技在联赛开始前退出并解散球队,而武汉长江和淄博蹴鞠到了7月31日依然没有执行中国足协的相关仲裁决定。

骨子里说,这些俱乐部已经维持不了基本运营,无力解决历史欠薪或其他欠债。要么被赶出足球,要么主动离开,穷途末路的时候资本也很狼狈。

资本死心后会走得义无反顾

武汉长江对中国足协此前关于李铁为首教练组团队的薪资裁决一直有异议,甚至有媒体报道中还提到了“退出联赛”。但是,时至今日武汉长江并没有像历史上的武汉光谷那般毅然决然中途退赛。

国安,和泰山、申花一起是仅有三家打满从甲A到中超19个赛季的俱乐部

可以看出,武汉长江背后的股东卓尔及其老板阎志并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真正下了决心的,如历史上的大连万达(甲A时代)、四川全兴、云南红塔等,放弃俱乐部的时候都是很干脆,没有拖泥带水。当时,这些企业运营状况良好,不存在无力供养俱乐部的情况。

投资俱乐部,资本首先是要考虑收益。运营职业足球俱乐部,在中国是不可能做到直接盈利的。俱乐部股东或股东企业,都是通过建设、运营足球俱乐部,从政府方面得到扶持措施或是政策倾斜。甲A时代,大多是投资足球俱乐部的企业都是得到政府批地或者税收、贷款等方面的优待。

北方一家俱乐部股东,就是在投资足球俱乐部后,得到大片土地。这家企业不仅将其一部分用于商品房开发,还建起了一座汽车城,实现了企业的转型和多元化经营。和这家企业类似,像甲A时代的万达、全兴,都是通过足球实现了企业经营扩大规模,把影响力扩大到全国甚至海外。

但是当这些企业决定放弃足球投资的时候,没有什么犹豫,更没有和有关方面的谈判拉锯,快刀斩乱麻就脱手了俱乐部。当年,一位老板带着俱乐部总经理向当地省政府分管领导汇报工作,提到了企业和体育部门合作协议到期。分管领导当场就感谢该企业在合作期中为该省足球事业的贡献。从领导办公室出来,领会到领导“端茶送客”意图的老板马上吩咐俱乐部总经理立刻联系买家,尽快出售俱乐部。

2008年武汉光谷的退赛也是如此。俱乐部巨资买来的国脚李玮锋因为比赛里有恶意踩踏行为被追加处罚停赛八场,投入了5600万巨资却毫无效果的光谷俱乐部不满,但中国足协没有让步,俱乐部于是退出联赛解散队伍。

李玮锋和路姜“缠斗”

今年联赛开始前,重庆两江竞技退出联赛并解散队伍,直接原因就是股东企业当代集团已经陷入经营困境,无力继续运营俱乐部,导致欠薪严重,不止一次引发球员抗议。当代集团希望通过股改处置俱乐部,但是一直没有进展,也因为俱乐部债务问题,没有企业愿意接手俱乐部。走投无路的当代集团只好在新赛季开始前,主动了断了自己和足球的孽缘。

进入新世纪后,各级政府职能开始改变,很多政府职权受到限制。这时候,政府已经很难像以前那样直接给相关企业优待措施或政策倾斜,甚至个别行业还对投资足球进行了限制。因此,这个期间一些通过足球飞速发展的企业抽身而去,烟草行业则基本上整体退出了足球。时至今日,各地政府都很重视发展足球运动,但是在具体的支持措施和政策倾斜程度上,做法各不相同,一定程度上造就了各地职业俱乐部差异较大的运营环境。部分资本感觉寒心,或是不能获得更大回报,就会选择离开。

决绝离开的时候,有的资本还特意把祸水引导到中国足协身上。甲A时代万达退出就是从王健林指责裁判开始,武汉光谷也一再表达自己是被中国足协逼走的。——形象不佳的中国足协,是一个万能的背锅角色。

进退两难的资本也是真想走开的

资本在足球领域进退两难却又轻易走不了的,典型就是今年的富力和恒大两家。广州富力已经更名为广州城,广州恒大则变身为广州,但是两队现在都已经沦落成了中超弱旅。

恒大已经放弃了中超霸主光环,本赛季仅投入1500万勉强维持球队运转而已。接下来,广州俱乐部的未来怎样,谁也说不清楚。现在,恒大请回了郑智担任一线队主教练,似乎又调整了对足球的态度和投资立场。

而广州城本来是有通过股改走出困境机会的,但是新投资方国企联合体在尽职调查中查出还有大额债务:俱乐部最初告知,有3.6亿债务。而联合体的尽调却发现债务高达6亿,其中小半都是调查中发现的。联合体希望股改起点还是在原来的债务规模上,调查中新发现的债务由原投资方解决。但是上半年俱乐部原管理团队无所作为,导致新投资方迟迟不愿接手俱乐部。尽管已经支付了广州城全队五个月工资,但是国企联合体现在接盘意愿不高,广州城股改前景不明。

球场上连输12场,广州城难以找到未来

恒大烧钱投资足球,目的是竖起一个品牌载体为恒大做广告。这也是资本投资足球的一个很大因素。2001年春,才把前卫寰岛变为重庆力帆的力帆老板尹明善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投资足球的原因时候,尹老板很明确说,俱乐部可以扩大股东企业的影响力。他在东欧国家就遇到当地商人听说他拥有一家中国顶级联赛俱乐部后,都认为他具有雄厚实力,愿意和他合作。其实,当时力帆已经是摩托行业龙头企业,但是在此行业之外,人们对其并不了解。而投资足球后,力帆一夜闻名天下。这一年,力帆通过引进越南球星黎玄德巩固和扩大了当时的力帆摩托在越南的市场寡头地位。

重庆足球命运多舛,多次“被保卫”,最终还是没保住

不过,当主业运营遭遇到难以跨越的障碍时候,恒大极度削弱对足球投入,而力帆则找到买家后顺利脱手。

广州城因为富力集团的困境几乎走到穷途末路,但是上半年的拖延和联赛第一阶段十战全败的战绩,已经动摇了新投资方的信心和意愿。当然,五个月工资就付出了近两亿巨资,这样的俱乐部运营成本也让新投资方必须谨慎考虑。上周,所谓关于广州城俱乐部股改磋商没有明确的结果,也没有积极信号释放出来。看来,广州城的命运短期内还无法明确。不过,中超第二阶段,广州城有已经连败两场,再拖延下去到保级无望的时候,不排除俱乐部最终还得砸在富力集团手上的可能。

结语

玩足球不是单纯做公益,逐利是资本流动的动力。是否投资足球,如何投资足球,老板们都有自己的实际利益考量。

利用足球获取政府的资源、政策帮助,打造自己品牌宣传载体,是资本投入足球的最大诱因。无论主动还是被动(有关方面动员做工作劝说资本进入足球,根本来说都离不开上述考量)当然,也不排除有个别老板是满足自己的球迷理想和足球情怀才进入的。

有利用价值的时候,足球是资本的小甜甜;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资本角度来看足球连牛夫人的客套都用不着。

在资本的眼里,足球不过是工具。当付出和回报不对等的时候,或是资本自身难保的时候,资本会忘记曾经的豪言壮语或甜言蜜语,断然放弃足球的。


联系电话:400-123-4567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某某科技园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2 龙采版权所有     .Powered by TIANHANET